明芷若

【堂良】瞌睡

不到一千字的垃圾

退步如同滑铁卢

————

今天下班的时候,他俩落在最后磨磨蹭蹭的。队员们也心知肚明他们有别的小活动,一个个很给面子溜得飞快,更有甚者笑称:“小两口的活动,我们可不敢打扰,溜了溜了。”

其实他俩也没想干嘛,换好了衣服走出后台,孟鹤堂走在最后顺手把门锁上,周九良看着天哈出一大口白雾,无聊又乐此不疲。

孟鹤堂锁好门,转身就看到他的男朋友的无聊游戏,没忍住乐出声,一边笑他幼稚一边自己没忍住也偷偷哈几口白雾。

两个幼稚鬼。

他俩手揣在口袋里,并肩走在街上,直径走过一排排的共享自行车。

今天的目标不是他们。

一直走到最近的一个公交站才停下。没等多久车就来了,周九良蹬蹬蹬,三两步跑上去占坐儿,孟鹤堂从口袋里掏手机给俩人买票付钱。

他们坐的这路公交车平时人不少,今天不知是天太冷还是时间太晚,竟然还有不少的空座。

周九良坐在最后面朝他挥挥手,他就赶快走到人身边,车开动的时候孟鹤堂一下没站稳朝后倒去,周九良眼疾手快,一把拽住他的手给拽了回来。被一把拽回座位上的孟鹤堂捂着脸笑,周九良白他一眼,“我要在慢着点,你现在可就在地上了。”

车开的不快,人坐着有点晃。天冷,车窗都关的严严实实,车里暖暖的待久了容易打瞌睡。

孟鹤堂迷迷糊糊快要合上眼的时候突然肩膀上被轻轻碰了一下,他睁开眼转头看去,周九良早就闭着眼睛,脑袋左揺右晃的。

孟鹤堂觉得好笑,顿时也不困了,揣着手看着他的周宝宝的可爱摸样。

周九良迷迷瞪瞪的,大概潜意识里还顽强的坚持抵抗着,好几次毛茸茸的卷毛已经蹭到孟鹤堂的脸上了,下一秒又转了一圈伸直了脖子然后往反方向倒。

孟鹤堂不由得担心他这脖子经不经得住这大摆锤式的折腾。

大概又转了三四圈,周九良终于经不住又一次把脑袋点在了他孟哥的肩膀上。

靠着这一下周九良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神智召唤了一点回来,刚要抬头一只手伸过来揉了几下他的头发,然后把他按在了不算宽厚的肩膀上。周九良抬眼看去,孟鹤堂在对他笑。

“睡吧”

他说,

“到了我叫你。”

像催眠曲一样的声音,把周九良好不容易唤回来的清醒一点一点的赶走。

他在孟鹤堂的肩窝处蹭了蹭打了个哈欠,闭上了眼睛。

公交车慢慢的开,昏暗的夜空,灯光一片片落在他们的眉眼上。

真好。

孟鹤堂想着,

如果可以,就这么一直走下去,也挺好的。

评论(3)

热度(67)